半年計

來年年底,如無意外,應該要離開巴黎回港,所以變動或許會比較多。因此,我決定先訂下半年目標如下:

  1. 考法文C1試
  2. 每兩星期學會一首dutar樂曲
  3. 減十公斤
  4. 至少六篇網誌

考法文試的念頭一直都有,但到今年年底才認真看內容。法文是我學的最久外語。要是有長住法國的機會,也考不到C1,那我又有什麼指望能學好其他比法文難得多,而我又很想學的語言,如阿拉伯/波斯/突厥/俄羅斯語呢?

Dutar原來我已學了十年,但再香港的時候因為樂器情況不理想,斷了線又買不到,所以從大概是2009-2014年間是沒有怎能練習的。在巴黎,買了新樂器,又聽多了其音樂,終於有點進步,所以希望能持續學習,多學經典曲目及技巧。也是要對所付出的時間有所交代。

減肥…是理所當然的吧。不贅。

寫網誌,則是說了多年但都實現不了的目標。來年有什麼推動力?可能就是,考法文要寫文章,但我連中文的也寫不好…所以一定要寫。

其他的projects、興趣,就過了這半年才算吧。

廣告

放任不可成為放逐

在書展時終於買了陳雲的"香港有文化",讀了開首兩章,對殖民地政府的對待文化的邏輯多了些理解和同情。其中讀到,當年的政府是特意在中環地段開闢大會堂、皇后碼頭等公共空間供平民使用,建築也是刻意地實而不華,不引入宗主國色彩或地標式設計。但當大家要保衛這些建築,免得新政權除之,卻只能搬出其歷史價值、建築風格等理由。但這實是緣木求魚 – 那些建築物的特色正正就是無特色!如此一來,自然成為現今追求地標的政權下的犧牲品。

這不就是前朝"文化放任政策"問題的宿影麼? 本來,政府不大干預文化,出發點是好的,但同時,文化卻沒有保護機制,在其他不利文化的價值觀前為其申辯。公眾長久沒有"文化價值"的觀念,久而久之,便不懂得計算其利害,任由其他價值觀魚肉之。要人學懂為不知價值的東西付上代價?難哉。(You cannot get someone to pay for what they have never considered necessary.)

但,若這個自負的政府插手文化事務,會有什麼後果呢?

第一炮

剛在星期六才在想,為什麼沒有人提起《抗戰二十年》這首歌,想不到第二天便看見無名網友這個大功夫制作。好!

聽過後,欲罷不能,再找Beyond的video。找到的,是去年家強給家駒辦的紀念演唱會上,at17翻唱的《爸爸媽媽》。一聽之下,不得了,好聽!起初不明白改篇成這樣要表達什麼,再聽一次才搞懂,是憤怒背後的無奈。誰也不能想到能把這麼搖滾味重的歌曲改成三拍(!)的怨曲吧。很聰明,很用心,很耐聽。哇!!!